Image 01

快喵安卓下载最新版

1月 13th, 2021 by admin

昭阳脸上仍旧带着笑,只是小一种却满是讥诮:“三舅母看起来倒是有些闲呢。”

三舅母闻言浑身一颤,连忙跪倒在地:“长公主恕罪,臣妇不知……不知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却似乎意识到了这话有些不妥,不知了好半会儿,都没有接着往下说下去。

昭阳却是攸然笑了:“不知我会突然出现是吧?”

三舅母低着头不敢应。

昭阳便慢悠悠地踱步到她跟前,低着头睨着她:“难不成,我不出现,你就可以大肆在背后议论当今陛下了?”

“臣妇知罪,臣妇知罪。”三舅母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惧意。

昭阳却不为所动,静静看了她一会儿,便又抬起了头来,目光落在回廊旁的竹林中,漫不经心地道:“三舅母只是太闲了一些罢了,三舅舅不在渭城,三舅母整日便只会乱嚼舌根。不过即便是嚼舌根,也三句不离三舅舅的,看来三舅母与三舅舅的确是夫妻情深的。”

昭阳翘了翘嘴角,又收回了目光,落在身前跪着的妇人身上:“既如此,那本公主倒是可以全了三舅母一片思念之情,派人送三舅母去往边关,与三舅舅夫妻团聚。”

三舅母闻言,心下一惊,眼中有些慌乱。她的确是思念丈夫的没错,可是却也并不想去边关,边关条件艰苦,哪里比得上在渭城舒适自在。

只是昭阳寻的由头太好,她却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到。若是说自己并不想去,岂非落了个夫妻不睦,水性杨花的名声?

“怎么?三舅母不愿意?”见她尚未应声,昭阳便又开了口。

秀美女孩的美艳风姿

这昭阳长公主也实在是个难想与的。她心中想着,却也只能急忙摇头:“没,没有不愿意,臣妇谢过长公主隆恩。只是,如今太尉病着,臣妇一走,谁来照看……”

昭阳嘴角一翘,笑了起来,打断了她的话:“这你不必担心,你是我的舅母,我自然会为你多着想一些了。你放心好了,待会儿我便会亲自去与外祖母和外祖父说的。家中你也尽管放心,这不是还有大舅母和二舅母吗?你先回去收拾收拾,明日便可启程了,早些赶过去,还可以与舅舅过个团团圆圆的年。”

三舅母咬紧了牙关,知晓如今说什么都已是无用,只得以头抵地,低声应着:“是,多谢长公主恩典。”

昭阳便也不再看她,转过头望向落在了身后的门房:“走吧。”

到了柳太尉的院子中,下人早已经通禀了昭阳来了的消息。太尉夫人已经站在正屋门前等着了,见着昭阳便快步走了过来:“给长公主……”

昭阳连忙扶住了太尉夫人:“这又不是在外面,外祖母同我行这样大的礼,我可是不敢受的。”

“礼不可废。”太尉夫人笑眯眯地道:“怎么过来了?”

说着,往昭阳身后看了看,见只跟了两个丫鬟,倒似乎有些不悦了:“怎么过来也不将两个孩子带过来?那天满月宴上只匆匆看了两眼,倒是乖巧可爱的。”

倒也没有提满月宴刺客的事情。

昭阳笑着道:“孩子太小,又是两个孩子,一出门太折腾。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太尉夫人应着。

昭阳随着太尉夫人入了正厅,才开口道:“我听闻外祖父病了,前段时日太忙了一些,一直没能前来探望,今天好不容易得了闲,想着过来瞧一瞧,外祖父可好?”

太尉夫人颔首:“这人老了,身子不如从前,总是病痛不断的,没什么大碍,只是大夫让他在床上躺着,暂时下不得床。今日天气好,我叫人将他抬了出来,在院子里晒太阳呢,你来了他定然高兴,昨天我从公主府回来同他说起你两个孩子,他还念叨呢。”

说着,便引着昭阳往内院走去。

一进内院,就瞧见院子中放着一张大大的躺椅,躺椅旁边摆放了一张桌子,桌子上放着棋盘,点心,茶壶茶杯。

柳传铭躺在软榻上,手中执着一枚棋子,眉头轻蹙,似乎被什么难住了。

“老头子,昭阳来看你了。”太尉夫人一进院子便开口道。

柳传铭眼中闪过一道喜色,抬起眼来望向昭阳,招了招手:“快,过来陪我下一局。”

昭阳一怔,却是一旁的太尉夫人先笑了起来:“自打大夫说让你外祖父躺在床上好生休养之后,我便限制了他的自由,整日里闲得发慌,只能看看书下下棋,可惜连下棋都找不着对手。”

昭阳亦是忍不住跟着笑了。

柳传铭倒是并不生气,只哼了一声:“既然知道我闲得发慌。还不赶紧过来陪我下棋?”

太尉夫人却道:“就你那臭棋篓子,棋艺不怎样吧,棋品还不行。”

“那也比你好。”柳传铭瞪了自己妻子一眼。

昭阳瞧着老两口斗嘴,脸上满是笑意,走到柳传铭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目光落在棋盘之上。

棋盘上的是一局残局,昭阳目光一扫,便知晓这是按着一本记录各种残局的书上摆放着。

“外祖父请。”昭阳眉眼弯弯。

柳传铭倒是毫不客气,径直落了子。

昭阳便将棋篓子拿了过来,接着下了起来。

柳传铭下棋素来没什么章法,一旦犹豫不决了,便抓手挠腮的,想个老小孩。

下了一会儿,昭阳便趁着柳传铭思考的时候,开了口:“方才来的路上遇见了三舅母,听三舅母说,三舅舅在边关,似乎被君墨罚了?”

柳传铭闻言,却是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:“老三哪会打什么仗,就知道瞎指挥。要知道身为将领,一个命令便关系着众多将士的性命,哪有他那样的?要是我在,定要打得他连他娘都不认识。君墨已经够仁慈了,不过是罚他当三个月普通士兵而已。”

昭阳看了眼外祖母,见她神情亦是淡然,便又接着道:“三舅母先前向我请命去边关照顾三舅舅,我已经同意了。”

“一介妇人,老子打仗几十年,有啥好照顾的。”柳传铭冷哼着,沉默了片刻,才又道:“我知晓你的顾虑,老三是真的混账,你不必担心我与你外祖母,我们不是不明事理的人。你给君墨说,老三若是再不服管,打他二十军棍再说。”快喵安卓下载最新版

Tags: